警告:本产品含有尼古丁。 尼古丁是一种上瘾的化学物质。
购买

两会后国家是否会推出对电子烟的强力监管?是否会对电子烟行业带来打击?

2021/03/11|tobaccochina|电子烟百科

今年1月底悦刻上市后,电子烟板块开始进入回调区间。3月4日思摩尔重挫14%,分析称是因为市场预期电子烟行业将在两会后迎来强监管。

我码点字来聊一下有关电子烟板块的一些重点关注问题。

Q1:两会后国家是否会推出对电子烟的强力监管?是否会对电子烟行业带来打击?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健康教育所副所长何琳向媒体表示,今年全国两会她提出关于“保护青少年远离电子烟,加快行业规范出台”的建议。

对此,我的看法:两会要讨论什么其实对电子烟行业的发展没什么实质影响,该来的总会来,不该来的怎么讨论也不会来。

我们不要风声鹤唳,两会并不会直接出台什么法律条令来针对小小的一个行业,只是有一个或冷或热的讨论过程。电子烟的兴起不是一天两天了,行业“三无”(无产品标准、无质量监管、无安全评价)的状态政府不知道?早知道了,代表们提交建议不过是发发声音敦促一下政府在这块的工作进度。

早在2019年7月,国家卫健委就提出,计划通过立法的方式监管电子烟,且将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研究税价调整可能性。至今日,法律和加税没有见到,实质的监管只有2019年11月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对线上销售电子烟的禁令,以及各地政府把电子烟纳入控烟范围。

两会代表们提一提加强加快监管,无非是提醒政府把本来就要做的事抓紧落实一下。这就是我所谓的“该来的总会来”。而我一直持有一个观点:政府不会扼死电子烟行业,这就是所谓“不该来的不会来”。

总有人认为:(1)电子烟对身体有害,政府一定会严厉监管;(2)现在这些电子烟企业越长越大,动了国家烟草的蛋糕,政府一定会开始干预,甚至全部收归国有。持有这样看法的人非常之多,我回应这么以下几个点。

第一,政府没有任何动力搞死电子烟行业,要扼杀早扼杀了。电子烟一是创造就业,二是创造税收,三是创造外汇(全球90%的电子烟都在中国生产),杀死它政府有什么好处?要知道,除了涉及黄赌毒等极端情况外,非常注重经济发展的我国政府对于新兴事物历来采取比较友善的态度,看看它能带来多少好处,有什么问题插手引导、规范一下就好了。这一点可以参考网约车、外卖的发展历史。这些新兴行业在野蛮生长后都活了下来,头部企业甚至活得很好,政府也与时俱进地调整了监管(甚至是逆转)。

第二,把民营企业奋斗出来的产业收归国有并不现实。发展民营经济一直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面大旗,强行国有化会释放极坏的政治信号,改革开放以来基本就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国企参与竞争有可能(后面要讲的HNB),政府要切多一些蛋糕也有可能(后面要讲的加税),但唯独国有化不可能。

第三,我要强调,立法规范、制定行标,甚至是加税,对电子烟行业的长期发展绝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政府把游戏规则讲清楚了,看起来会对企业产生束缚,但反而是让行业更规范、更健康地成长。有了规则,谁更能理解好,利用好?一定是头部的大企业更有资源、更有能力。没王管,总有对手会给它们整幺蛾子;有规则,走大路不怕黑。因此,我觉得加强监管对现在已上市的头部企业只好不坏,跌了反而是买点。禁止网售电子烟后,死掉一大批电子烟创业企业,悦刻却比之前群魔乱舞时期跑得更快。

该来的,最好快点来,别一天到晚让人提心吊胆;不该来的,来不了,不用怕。

Q2:电子烟被纳入烟草专卖体系的可能性及影响?

不能说没可能,但可能性确实不大。

须知,电子烟虽然和“烟”有关系,但本质上还是电子行业。烟草专卖意味着烟草总公司全面经营产供销、人财物、内外贸。时至今日,电子烟行业已经成行成市,生产有思摩尔、波顿这样的企业,品牌有悦刻这样的企业,渠道更是有广大经销商、专卖店代理店——都是合法合规设立的民营企业,甚至还有跑到海外上市的千亿巨子,得费多大劲儿赶走舞台上这么多人?

如果不把这些企业和渠道国有化,怎么专卖?如果国有化,那就是我Q1谈到的,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美国正不遗余力地煽动恐华恐共情绪,难道要给境外势力递刀子?

我国政府想要什么东西,一般在一开始就会说要,很少在大家都有了之后来抢。

讲到垄断/专卖,金融、通信等行业以前也是国有垄断。蚂蚁金服动了银行的奶酪,政府敲打是敲打了,但没宰掉吧?微信抢掉三大运营商多少市场,活得一直很滋润吧?

烟草的利益确实巨大,比金融、通信都大得多,但不能说这块蛋糕最大所以其他蛋糕的情况就没有参考意义。新事物的诞生未必会以旧事物的消亡为代价,而新事物创造的价值在长远有可能更大。微信抢掉三大运营商多少电话、短信的利益?但微信今日为社会创造的价值远远大于它们仨牺牲掉的利润。国企和民企的创新力天然是不同的,对于政府而言,只要蛋糕总体做大了,以及你不敢跟我对着干,那就够了。我们一定要搞清楚我国政府现在的行为逻辑,不要简单地认为我国政府和80年代设立烟草专卖那时没有任何变化。

烟这门生意的总体能不能做大?我讲三点:(1)电子烟对传统香烟不是完全取代,香烟在老烟民中有较稳固基本盘(抽不惯电子烟),而电子烟可以转化非传统烟民(年轻人)。(2)中式香烟基本只有中国人抽,可是电子烟却可以大量卖给外国人,产业链全在自己手上,就算有此消彼长,用户总数必然是增加的。(3)电子烟也有税收(企业所得税、增值税),还创造就业。我预计未来不仅烟草税不会减少,电子烟产业创税还可以很可观。

Q3:如果按烟草收税,对电子烟企业的盈利影响几何?

电子烟被扼杀、国有化、纳入烟草专卖我认为概率很低,但国资入股和加税倒是有不小可能。我还是之前的观点,这对行业的长远发展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电子烟这玩意儿其实是个怪胎,在组成成分上和香烟只有尼古丁这一个共同点。我国现行的烟草税制是针对烟叶来收而不是针对尼古丁来收,这就比较尴尬了。电子烟油含有尼古丁,但目前是把它当做一种食品来处理,交少了很多税。而且,烟油既可以含尼古丁,也可以不含尼古丁,所以怎么设立税制还是门技术活。

国际上已有不少国家对电子烟调整税制,方式不一。有些国家只针对烟油,有些国家还针对烟杆、针对尼古丁来收。此外,征税还有从量和从价的不同。

我不是税收方面的专家,无法评价怎样征税更好,也分析不来我国会采取怎样的方式,只能粗略测算如果加税对电子烟的影响。

香烟比一般商品多出的税是烟叶税和消费税,其中主要是消费税。以软中华为例,终端售价如果是65元,据测算消费税+烟叶税总共是22.88元,占售价35.2%,差不多是三分之一。假设:(1)国家狠一点,除了已经交过的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普通税种,还要像香烟一样在电子烟身上拿多这三分之一;(2)生产商、品牌方、渠道不承担新税,全部转嫁给消费者。那么,消费者吸食电子烟的成本将上升五成。

当然,这是极端情况。一来,国家未必会那么狠。二来,电子烟由烟弹和烟杆组成,烟油和烟弹或许会按香烟来处理,但烟杆就是铝壳+锂电池,和烟没半毛钱关系。别的国家一般不会跟烟杆过不去,俄罗斯虽然单独对烟杆加税但每杆也就加5.2元(50卢布)。三来,税收不会单独由消费者承担,一定会由产业链共同承担。

综合来说,我对加税影响程度保持乐观。政府要分多一杯羹是合情合理的,但反映在终端消费者的成本可能也就多个10%,对企业盈利的影响虽有但应该不大。并且,我再次强调,政府把规矩订好了,反而利于行业的长远发展。反正我没有听过中国政府加税把一个行业加死掉的情况。

Q4:中烟什么时候推出HNB?对电子烟(Vape,雾化电子烟)有何影响?

Q1到Q3花了很大篇幅,我就是想说不用担心政府直接下手“掐灭”电子烟。与其担心政府拦路、扇巴掌,还不如担心中烟推出HNB跟电子烟直接竞争。

HNB全称是加热不燃烧。传统卷烟之所以严重威胁着烟民的健康,主要是因为烟草在燃烧中不仅释放出了尼古丁,同时也产生了焦油、一氧化碳等4000种有毒有害物质。HNB改用300度左右的相对低温烘烤烟支,取消燃烧过程,能降低有害物质的释放。

HNB和电子烟(Vape)这两种产品虽然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被统一归类为“新型烟草”,但却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电子烟的原理是用雾化器将烟油雾化,烟民抽的是“雾”;HNB则是通过加热器对特制的烟支进行烘烤,烟民抽的还是“烟”。

HNB本质是香烟的升级版。HNB的烟支使用烟草作为原材料,也会添加香精,尼古丁来自于烟草。电子烟的尼古丁则来自于尼古丁盐。

国外HNB发展很迅猛,国际烟企巨头菲莫国际在2020年IQOS烟弹(全球HNB第一大品牌)出货761亿支,已占公司总出货量(含传统烟)的10.8%。截至2020年底,IQOS用户数已达1760万人,在全球64个国家和地区上市销售。

HNB还是用烟草,那这就是传统烟企的领地了。中烟将要做的事不是抢电子烟摊位,而是自己开个摊儿来PK。这一块儿在中国只有中烟能做,别的企业别想了,肯定属于烟草专卖范围。投资机会只能在产业链上,包括香精、薄片、烟具(加热器)、包装纸等。

事实上,中烟早就在行动了。

目前我国的对HNB的内销尚未放开,但中烟已经在研发、打磨产品。四川中烟是我国行业内第一家实现规模生产并出口HNB制品的企业,于2017年推出品牌“宽窄”,目前已向韩国、马来西亚等国出口,并在2020年于成都、南京开设了线下体验店。除四川中烟外,还云南中烟、广东中烟、湖北中烟等地方中烟公司推出了自己的HNB品牌,部分已实现出口。

了解中国烟草历史的朋友知道,中式香烟如今牢固占据中国市场,虽有烟草专卖、打击走私外烟的功劳,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2003年后烟草业力推中式香烟的革新改良,不断强化“高香气、高品质、低焦油、低危害”,才拿住了中国烟民的需求,挤压外烟的市场。如今,面对国外蓬勃发展的HNB,以及国内依托电子产业链兴起的雾化电子烟,中烟与其靠堵不如大方推广HNB。HNB顺应烟草业降害的趋势,相比雾化电子烟又更能被老烟民接受,而且核心利益自己抓得住,比“怪胎”电子烟更好把握。虽然中烟作为国企做事慢一些稳一些,但相信能把这个产业做好。

至于HNB在国内放开后,会对雾化电子烟行业造成多大的冲击,我保持乐观。烟草在中国是上万亿的市场,只要空间足够大,其实新型烟草之间并不是你死我亡的关系。

上一些数据。中国电子商会《2020全球电子烟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电子雾化烟预估零售额363亿美元,同比2019年全球零售额330亿美元,增长10%;根据思摩尔国际招股说明书,2024年雾化电子烟和HNB的市场规模预计将分别达到1115亿美元和1049亿美元。雾化电子烟和HNB将会齐头并进,共同侵蚀传统香烟的市场。

总结

无论国际还是国内,新闻媒体和社会舆论对新型烟草的态度似乎大多不太友好,各国政府也时不时会敲打一下。这也好理解,毕竟说到底还是对身体有害的东西。但如果从投资的角度,不站在道德高地或者带有情感色彩,我建议大家看待新型烟草的未来形势要抓住主线。这世界连大麻都能合法化,连公认伤身的传统香烟都能有几万亿的市场,相对危害小很多的电子烟一定会越长越大。成瘾性的行业既有害人之处,也有其合理存在之处(无论是对政府还是人民)。这世界就是这样,有阳光的一面也有阴暗的一面,有阳必有阴。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